Balance of the world

世界的平衡, 從來比任何事都難

我們生活在先進的社會裡, 在保障的環境裡生活

有些人卻為生活賺取收入, 為我們提供了生活的資源, 每天曝露在凶險的環境中工作, 生命每天受到威脅

這些在印尼爪哇的火山採硫磺的工人, 每天眼睛和肺都被地獄的熱氣灼燒

(Photo and caption by pierpaolo mittica)

有些城市人渴求綠色的生活環境, 但大自然的凶險, 生活在這些地方的人的生命都不受到保障, 這些是簡單的生活, 簡單的滿足嗎? 人類所追求的究竟是甚麼?

物種滅絕, 是世代變遷必然的事, 我們現在去儘力勉留, 是否加速了滅絕而心虛?

人類天性就喜歡破壞環境, 看生活在落後地方的土著和工人便會知道, 經歷失去之後的先進國家的人又去阻止自己祖先也曾做過的事…而很多落後地方的工廠背後又是來自先進國家的大財團在操控

弱肉強食, 還是人的天性本來就如蛋糕裡的蟲, 散播在世界的病毒?

入小學之前我便常常想一個問題, 曾一領天下的物種恐龍會滅絕, 現在一領天下的人類會滅絕也不為奇, 然後又再出現一個一領天下的新物種… 從小便感到自己思想有點暴力, 但我也是生活在先進城市的人, 生活方式未必被我們自己控制, 除非成為具影響力的人, 否則別奢想自己能夠做些甚麼…

所以, 朋友們別怪我有時候不想說話, 有時候就是不喜歡說話, 想著想著想著

pieces from 2010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graphy Contest